思路客小说网 > 汉天子 > 第一千二十四章 金家兄弟

第一千二十四章 金家兄弟

作者:六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都市奇门医圣军婚燃燃:重生国民女神重生之妖孽人生重生之最强剑神地府朋友圈悲剧发生前[快穿]网游之虚拟同步丹道宗师
思路客小说网 www.siluke.org,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也想知道刺客是怎么混进来的。他对洛幽说道:“告诉虚英,务必要抓活口!”

    洛幽应了一声,快步向前方跑去。等洛幽离开,刘秀忽感一阵反胃,手扶着大殿外的一根柱子,哇哇的连吐了好几口,估计是把晚上吃的酒菜都吐出来了。

    断肠毒,取自断肠草,属剧毒,即便刘秀是百毒不侵的体质,一滴断肠毒下肚,滋味也不好受。

    这名黑衣人的轻身之术的确很厉害,他在屋顶上爬行,大殿内的刘秀没听到任何动静,守在大殿外的虚英等人也没听到动静。

    黑衣人倒出的第一滴毒液流入刘秀的口中,这才把他惊醒,只不过刘秀也够老奸巨猾,他醒是醒了,人却躺在床上一动没动,好像仍在熟睡。

    这才引得黑衣人放下戒心,为了保险起见,又倒出第二滴毒液,结果被刘秀一个弹指,使得毒液反弹入他的眼中。

    看到刘秀吐得厉害,张昆快步上前,一边拍着刘秀的后背,一边关切地问道:“陛下没事吧?”

    刘秀把肠胃里的食物几乎都吐出来了,最后实在没东西可吐,只干呕出一股股的酸水。

    他又干呕了好一会,接过张昆递过来的手帕,先是擦擦眼睛,又抹了抹嘴角,而后站起身形,摆手说道:“我没事。”

    吐完之后,刘秀感觉舒服了不少。

    他看向那名仍在负隅顽抗的黑衣人,后者的身上已被划伤了好几处,不过对方的身法依旧灵活,在众多侍卫的围攻之下,好像一条泥鳅似的。

    就在黑衣人又躲开数支长矛的攻击后,虚英突然一个箭步,蹿到黑衣人近前,上面虚晃一剑,下面一记侧踢,狠狠踹向黑衣人的下体。

    黑衣人反应极快,身子弯曲,向后倒掠。

    他后掠的身形还未停下,虚庭蹿到他的背后,一脚踹向他的后腰。

    黑衣人脚尖一点地面,在空中折了个向后的倒空翻,从虚庭的头上掠过。虚飞这时候也近身上前,双掌齐出,抓向他的双肩。

    本以为这一抓势在必得,没想到,黑衣人再次在空中折了个倒空翻,又从虚飞的头上掠过。如此灵巧的身法,如此强悍的爆发力,着实是令人咋舌。

    不过也就在他双脚落地的瞬间,虚英不知合适再次闪到他的背后,双臂向前一探,一把将黑衣人的腰身搂抱住,然后断喝一声,两人齐齐摔倒在地。

    黑衣人奋力挣扎,想挣脱开虚英的搂抱,不过四周的羽林卫已蜂拥而上,一支支长戟、长矛的锋芒,顶在黑衣人的头上、身上。

    虚英吁了口气,放开黑衣人,从地上站起,紧接着,他一把将黑衣人脸上的面巾扯下来。

    定睛一看,对方是个十八、九岁的面白青年,模样生得不错,眉清目秀,只不过眼神不善,怒视着虚英以及四周的羽林卫,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见状,虚英冷哼一声,甩头喝道:“拿下!”随着他一声令下,有两名羽林卫拿来绳索,拉肩头拢二背,将黑衣青年捆绑个结结实实。

    这时候,人群向左右分开,刘秀迈步走了过来。

    看到刘秀来了,黑衣青年身子下意识地向他那边蹿了蹿,不过此时他被五花大绑着,身边还有两名魁梧的羽林卫死死摁着他,他自然是冲撞不到刘秀。

    都已经被擒还不老实,还敢对陛下无礼,两名羽林卫也没客气,一人一记老拳,狠狠捶在黑衣青年的肚子上,让后者闷哼一声,身子也随之软了下去。

    刘秀上下打量青年一番,侧头看眼虚英,后者会意,走到黑衣青年面前,将他身子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

    黑衣青年身上的零碎还真不少,光是小瓷瓶,就有五、六个,另外还有飞爪、袖箭、匕首、火石等等。

    杂七杂八的零碎翻出来好大一堆。刘秀大致看了一眼,目光再次落到黑衣青年的脸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你祖宗!”

    黑衣青年张嘴就骂,毫无意外,他的出言不逊,又引来周围侍卫的一顿拳打脚踢。

    这顿拳脚,比刚才要狠得多,劈头盖脸的往死里揍,时间不长,黑衣青年的身子便在地上佝偻成一团。

    刘秀挥下手,众侍卫这才停手,纷纷退后。刘秀低头一瞧,青年被打得口鼻蹿血,眼睛肿得都快睁不开了。刘秀说道:“带下去,严审!”

    “是!陛下!”虚庭、虚飞应了一声,将黑衣青年从地上提起,亲自带往掖庭狱。

    未央宫也是皇宫,宫内也设有掖庭狱,只不过目前处于闲置状态,黑衣青年有幸成为第一位未央宫掖庭狱的囚犯。

    虚庭、虚飞二人亲自审问黑衣青年,虚英则带着一批精锐侍卫,去皇宫四处查看。

    他们必须得查清楚,黑衣青年是自己潜入未央宫的,还是被未央宫内的人偷偷放进来的。

    若是前者,说明未央宫的守卫有很大漏洞,若是后者,那问题就严重了,说明宫内存在敌方之细作。

    刘秀回到寝殿,不到半个时辰,虚英便来找刘秀,说已经查到刺客是从哪里潜入进来。

    刘秀跟着虚英前往查看。他们来到未央宫的西侧,这里相对僻静,在一处宫墙附近,竖立着一颗参天老树。

    老树生得枝繁叶茂,树干得两个成年人合抱才能抱得拢,上方的枝干,有些已经越过宫墙,长到了宫墙之外。

    虚英身子灵巧,噌噌噌的顺着树干爬了上去,来到一根枝干处,他跺了跺脚,说道:“陛下,刺客就是顺着这根枝干,爬入皇宫的,这上面还留有印记!”

    刘秀先是看看这颗老树,再瞧瞧四周,问道:“这颗树木,没人搭理吗?”按理说,像这种枝干都长到宫墙外的树木,就算树木本身不被砍掉,枝干也要被砍掉。

    随着他的问话,一名羽林校尉出列,来到刘秀近前,屈膝跪地,向前叩首,满脑门子的汗珠子,颤声说道:“是……是微臣失察,请陛下恕罪!”

    刘秀看眼这名羽林校尉,脸色沉了下来。

    因为他是百毒不侵,这次才侥幸逃过一劫,如果他不是百毒不侵呢?如果对方不是下毒,而是用弩箭呢?他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沉默了许久,刘秀说道:“拿下查办!另,召卫尉卿速到长安!”

    卫尉卿,也就是卫尉,铫期铫次况。

    这次刺客成功潜入未央宫行刺,把刘秀也惊出一身的冷汗,同时也让刘秀意识到,长安的环境要比洛阳凶险得多,毕竟这里距离隗嚣、公孙述、卢芳都太近了。

    虚英插手施礼,向一旁的侍卫一挥手,有两名羽林卫上前,摘下羽林校尉的头盔和武器,将他拉了下去。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刘秀面沉似水,对虚英说道:“无论如何,撬开刺客的嘴巴,我必须要知道,他是受何人之指使!”

    “喏!”虚英躬身应了一声。

    刘秀再次抬起头,望了望面前的这颗老树,再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回往寝宫。

    翌日,未央宫颁布两道诏书,一道是给冯母立庙,另一道是召卫尉铫期、虎牙大将军盖延到长安述职。

    冯异听说陛下要为自己的母亲立庙,吓了一跳,急忙给刘秀上疏,认为陛下如此殊荣,自己实在受之有愧。

    刘秀有收到冯异的上疏,并未理会,还是令人把诏书送到颍川。

    铫期和盖延接到刘秀的调令,没敢耽搁,立刻赶往长安,随他二人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位,花非烟。

    晌午,刘秀吃过午饭,虚庭、虚飞双双来见刘秀。看到他二人,刘秀眼睛顿是一亮,问道:“刺客招供了?”

    虚庭、虚飞一同点头,说道:“回禀陛下,刺客已经招供。”说着话,虚飞把一卷供词递交上来。

    刘秀打开竹简,定睛细看,这名刺客,名叫金潼,是隗嚣的属下。金潼还不到二十岁,他没什么名气,不过他有位大名鼎鼎的大哥,金丹。金丹这个人很不简单,陇西一带最知名的游侠之一,且是道家高人,当初隗嚣拿出重金,招收金丹,想将他收为门客,但金丹没有同意,不过隗嚣对人才还真是锲而不舍

    ,三番五次的邀请,最后金丹还是被隗嚣打动,不过金丹在隗嚣那里可不是做门客,而是做宾客。也就是说,他不是隗嚣的属下,而是隗嚣的客人。

    与金丹有同样殊荣的还有一位,便是杜陵。杜陵也是游侠,与金丹交情莫逆。隗嚣麾下的门客很多,唯有杜陵和金丹是宾客,而非门客。

    隗嚣派出十万大军,想要夺下安定、北地二郡,结果被西征军杀了个落花流水,全军覆没,只逃回来周宗等两千来人。

    这让隗嚣大为震怒,同时也让他觉得后脊梁冒凉气。

    别看刘秀进攻汉阳战败,但汉军还是太能打了,现在汉军不来攻伐,只因粮草不足,一旦等到秋后,汉军粮草充盈,己方还能有好吗?

    在正面战场上,对阵汉军,已经很难讨到好处了,隗嚣便退而求其次,把主意打到了刘秀身上,只要刘秀死了,那么汉室就得内乱,汉军也就无暇来攻打自己。

    可是要杀刘秀,谈何容易,隗嚣培养的死士不少,但即便把这些死士都派出去,恐怕也未必能伤到刘秀毫毛。想来想去,隗嚣便想到了金丹。

    金丹的武艺,已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只要金丹肯出手,刺杀刘秀,绝非没有可能。

    为此,隗嚣特意设宴款待金丹,在酒宴中,他向金丹提出,希望请他出马,刺杀刘秀。

    金丹既是游侠,也是修道之人,对于打打杀杀,金丹是很厌恶的。

    如果和他探讨怎么修身养性,怎么炼丹修道,他欢迎至极,让他去杀人,而且还是去刺杀刘秀,金丹当场便回绝了隗嚣。

    无论隗嚣怎么说怎么劝,金丹的态度很坚决,就是不同意。

    金丹不松口,隗嚣也拿他没办法,毕竟金丹不是他的部下,只是他的宾客而已。隗嚣思前想后,又把主意打到了金丹的弟弟,金潼身上。

    金潼的实力,自然远不如金丹,不过他年轻气盛,他更容易被利用。只要说动了金潼,事情也就成功了大半。

    很简单,金潼若是得手,自然无需金丹再出手,金潼若是失手,反被刘秀所杀,那么杀弟之仇,金丹还能坐视不理吗?

    所以,只要说动了金潼,无论他得手还未得手,结果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隗嚣偷偷找来金潼,和金潼说了很多,他有一番话,倒是打动了金潼。

    人人都知道金丹,但没人知道你金潼是何许人也,你纵然练就一身出类拔萃的武艺,你这辈子,也注定要活在你大哥的盛名之下。若想改变这一点,若想让世人都知道你金潼,你就必须得干出一件惊心动地的大事,再没有什么事是能比刺杀刘秀更惊天动地的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汉天子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思路客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汉天子最新章节